白城,在蛮夷中逐步崛起的西部城市芝加哥;恶魔,在欺侮中成长起来的天才罪犯霍姆斯。 芝加哥世博会,一次顶级建筑师博取名利的良机,一场嗜血狂魔肆意谋杀的派对。芝加哥世博会是一次巨大的成功,霍姆斯的谋杀城堡也是一次巨大的成功。

白城,在蛮夷中逐步崛起的西部城市芝加哥;恶魔,在欺侮中成长起来的天才罪犯霍姆斯。两条穿插其中的线干净利落,如两只扑面而来的蝴蝶,线条分明,翩跹低飞着引领我走进这一场危险又迷人的空前盛会。

这是一本充满惊喜的书,用小说的技法讲述历史,用丰厚的史料填充故事。曲折离奇却不可怀疑其真实性,惊悚恐怖才完全令人毛骨悚然。它以三明治的形式呈现,从奥林匹克号上的伯纳姆打开日记开始,到发出那封泰坦尼克号上的米勒永远无法收到的信,历历在目的往昔便是夹在面包片中最美味的热狗。

芝加哥世博会,一次顶级建筑师搏取名利的良机,一场嗜血狂魔肆意谋杀的派对。作者详尽又细腻的笔触,让我仿佛事件的亲历者。

我清楚地掌握着芝加哥夺得世博会的举办权是如何不易,确定园区的选址是如何的艰难,邀请东部设计师合作的过程是如何的曲折。伯纳姆的工作是如此不易,合作伙伴与最好的朋友鲁特又溘然长逝,他一面悲恸不已,一面不得不做出成就让人信服。他是一个伟人,在芝加哥世博会取得胜利而声名鹊起后无偿参与美国其他城市的规划,积极地推广城市美化运动,以至于在短暂的权贵引导风气恶意丑化后还能保全名声,受人敬仰。

我仿佛是那个时代芝加哥的一个普通市民,出门就是一阵联合牲口中心飘来的臭不可闻的粪便味,凌晨听到叹息桥边厉声厉气的杀猪声。我知道城中离居民区不远就有一座歌剧院,但芝加哥显然热爱杀猪胜过贝多芬。发展前,人们嫌弃它蛮夷粗鲁,随处可见的马粪和满城飘扬的恶臭;发展后,人们又厌恶它漫天飘扬的煤灰和未夜先黑的天空。但那只是骄傲的东部人士的看法,芝加哥市民还是保持着令我感同身受的高度家乡自豪感,尽管周围充斥着扑朔迷离的案件、频繁发生的经济危机、先天不足以建造城市的土质。危险又迷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就是芝加哥的魅力所在。

芝加哥是如此的自由开放,被冠以“风城”之名。同名百老汇音乐剧里,寻求梦想的妙龄歌女畅快淋漓的枪杀背叛者的设计,情节的真实存在令我惊呼不已,不过这只是一句题外话。

或许正是芝加哥如性感女郎般的狂野多情,为它吸引来络绎不绝的蠢蠢欲动的年轻人,他们摩拳擦掌独自到西部闯荡以谋求机会,霍姆斯就是其中之一。童年被父亲虐打、被同伴霸凌,探索大自然的好奇心与热情没有得到正确的引导。父亲狂躁,母亲软弱,童年得不到的爱在成年后也得不到治愈。他足够聪慧,任意踏足最好的医学院,受到师长的赞美与喜爱;也足够英俊,举手投足都能让任何地位的妙龄少女一见倾心。对于爱情,他不择手段地撩拨人心,寻求的显然不是灵魂伴侣而是猎物,一种战胜品;对于婚姻,他不屑一顾,只在有利益可捞时散发魅力却每每得手;对于事业,他挚爱的“实验”,他不惜残忍地连环作案,受害者甚至包括他的妻子与女儿。每当书中提到一个人的消失,他轻描淡写地说是出了远门,可能不会回来,我的心里升起一股寒意。混乱的局势、有限的侦破技术,让一个人从世上人间蒸发轻而易举。除此之外,他还是个狡猾的无赖,他用巧妙的话术、得体的仪表,斡旋在讨债的人之间,让他们不敢也无法有所动作。

不论在何时何地,丰神俊朗的人似乎都更得青睐。他的存在让我想起英国的一本惊悚小说《化身博士》和由其改编的音乐剧《变身怪医》。只不过夜里的海德是恶魔,清醒时候的杰克还是善良的,这才让他备受煎熬。而霍姆斯无时无刻不表现出一种淡漠,就算是在朗朗乾坤之下,在某只他垂涎已久的“猎物”面前,他的脑海里会浮现出血腥的场面,却仍旧温柔地维持着虚伪又得体的笑脸。他甚至能做到花言巧语骗陌生人买保险填他为受益人,再想办法杀人灭口,从而获取大量保险金。这犹如汪精卫的颜值和运气,犹如希特勒的口才令人不可思议,倘若是放到现在,必定是搞传销的一把好手。然而,惨痛的事实也验证了骗保终究是行不通的。自以为滴水不漏的犯罪没有留下破绽,狐疑的保险公司却还是发现了蛛丝马迹,资本世界里,金钱果然是第一驱动力。霍姆斯意想不到地落网了。

随着杀人恶魔的审判和伯纳姆的过世,这本厚实的书也接近尾声。芝加哥世博会是一次巨大的成功,霍姆斯的谋杀城堡也是一次巨大的成功。前者是上流人士名利场上的狂欢,后者是恶魔的游乐园里派对。合上书,封面上的文字赫然显示,书里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这比任何一本恐怖小说都回味悠长。

© 本文版权归作者 Foxanne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