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儿童是弱者吗?难道不是吗?弱者是否在这个世界就活该受欺凌?

主人公姜仁浩从来不算一个好人,34岁的年纪,很老又很年轻,总是活在理想的世界中然而一事无成。也曾愧对家庭,并且在正当应该付出的年纪里创业失败,不得不接受妻子“善意”的安排,忍受学校的“发展基金”的勒索。他此生最大的错误,应当是当初的学生与之恋爱并自杀,但这名学生自杀其实主要是因为家中原因,当然与他当时的冷漠回绝和没有觉察也有关联。但回过头来讲,他就是一个有些丧气的普通人而已。但在遇到开办残障儿童学校的校长及其双胞胎弟弟性侵、欺凌残障学生时,他和同样丧气而普通的学姐曾试图站出来,帮助这些孩子维护所谓“正义”。

这个世界有正义吗?就好比姜仁浩在听到残障儿童从幼童时期起就多次遭到校长性侵的时候,震惊地发出呐喊:“这难道还是我所生活的大韩民国吗?”他生活在首尔,其实离这个常年雾气笼罩的城市不过几小时车程,但谁能想到几个小时外的世界已然已是地狱。

然而最可怕的并不是性侵和欺凌本身这样的行为,而是麻木和默许,以及权力的压迫。无法忍受的弱者选择了跳崖和卧轨,但这并不能让恶行就此终止,甚至行凶者丝毫不会感到愧疚和自责,因为他们的内心就是有个残忍的声音:“弱者就活该受到欺凌,而我们是强者,理当获得额外的权利和庇护。”

我想这个世界没有人不会知道法律,也没有人会刻意去触犯法律,除了两种人,不得不反抗和藐视规则的,在藐视规则的人里面,有权刻意为之的比天生就反叛想挑战的来得更恐怖。

最近被替换上大学身份的案子频频爆出,多少女孩为此被迫改变了一生的命运,但回过头来仔细分析,这些被盯上的学生多半有相同的特征,1、女孩2、成绩好3、家境贫寒4、性格老实内向,结合起来就是学校里除了成绩好但最不起眼也最容易被忽略的那一波。毫无疑问受害者都是弱者,为什么鲜有男生?显然男生会更受家里重视。为什么从来就不会有家境良好有背景者受害?这种问题连问都不用问。受害者的家庭一定提前就被做过调查,基本是老实巴交的农户家庭或者家境贫寒者,第一他们对女儿被顶替一事根本不会去想,即便怀疑也根本无能为力。

这本书中最可悲的其实不是行凶者没有受到严惩,而是弱者在最后一一选择了妥协。当受害者一面临父亲病逝,受害者二面临学校的高额和解补偿最终同意……姜仁浩永远不会忘记琉璃(受害者二)的奶奶曾经说过的话,如果可以她绝对不会原谅那些人渣,但是活着的人还是要活下去……琉璃被伤害的事早已成为事实无法更改,但这笔高额的赔偿或许能让她的父亲和弟弟过上更好的生活,这就是现实,残酷的现实。

姜仁浩也无数次想过要为这些弱者斗争到底,但他最后没有,因为他也是弱者,过去因他自杀的女学生被扒出来放到网络上影响着他的声誉,他年幼的女儿和善解人意的妻子需要他的回归,他最终放弃了这场正义,只是因为看不到希望。

弱者是否就活该受欺凌?我不知道。但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把弱者当成活该受欺凌的对象,这样的人绝对有。但《熔炉》这本书最终让法律改写,也算是这个世界上,正义虽然会迟到,但总会发声。唯有期待正义的发声能更多一些,更早一些。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庄晓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