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人人都知道,《熔炉》在韩国是一部改变了法律和社会乃至整个国家的电影,但是对于整个改变的历程和始末未必清楚。本月,《熔炉》小说原著的十周年纪念中文版上市,书中特别收录的作者孔枝泳给中国读者的信以及《熔炉》原型案件记录的时间轴,某种程度上可以让我们了解从案件到小说到电影再到改变韩国的全过程。

案件其实是在2000-2005年间发生的,2006年宣判,2008年女作家孔枝泳读到关于案件的网络新闻,前往光州与受害人相处并深入了解后将此事改编为小说《熔炉》,年底开始在网络上连载。

2009年,《熔炉》发行单行本,成为畅销小说。彼时在军队服役的孔刘接触到小说,为之深深震撼,在退役后将其制作成电影,并挑战了男主角姜仁浩一角。

2011年9月22日,电影《熔炉》上映,轰动整个韩国社会。上映后第6天光州警方组成专案组,对“仁和学校事件”重启调查,发现现行法律刑责太轻。上映第37天,韩国国会以207票通过1票弃权通过了《性*侵害防治修正案》,也就是所谓的熔炉法案。

自此,《熔炉》被载入韩国史册,成为改变社会的电影。

与电影相比,小说原著的线条和人物要更复杂一些。电影淡化了姜仁浩与徐幼真两位主人公各自的过往经历尤其是父亲对各自的影响,同时也淡化了两人早年在校园中有旧的桥段,简单处理为撞车引发的相识,无疑是为了增加戏剧冲突;删去了姜仁浩妻子的所有戏份,改以母亲形象出镜,也是为姜仁浩卸掉了最沉重的一个负担,所以小说原著中的姜仁浩,其人物性格的复杂程度要远高于电影。

此外,电影对三位受害人中的唯一男性民秀的结局却直接采用了案件本身的惨烈,让其与人渣老师卧轨同归于尽实现复仇,显然也是考虑了这样的处理更具话题性。

总体来说,小说《熔炉》本身的写法就很具有画面感,很有改编电影的潜质,只不过相比电影的简单凌厉和阴霾压抑,小说在人物背景和叙述层面要丰富不少,处理也更为合理,当然结局也温和了许多。只是,这温和二字是相对于案件本身而言的,因为,案件结果与其所折射出韩国社会的现实,要远比小说和电影残酷。然而即使如此,韩国至少还能因为一部电影而改变立法,很多国家却只想着通过立法去改变电影。

掩卷之后,小说中有许多段落都让我沉浸其中,无法自拔,包括姜仁浩留给妻子那封信,以及事件发生半年后徐幼真问候姜仁浩那封信,后者也被电影用作最后一段话外音。

不过,始终印在我心中的,却是作者的一段夫子自道:

“真实的唯一缺点就是太懒惰了。真实总是为自己拥有真相而骄傲,赤裸裸地将真相呈现出来,不做任何粉饰,也不试图说服別人。因此真实偶尔太突兀,太不合逻辑,也让人不舒服。非真实的东西不断地努力,掩饰矛盾之处,在它们忙着伪装时,真实或许只是躺在那里等着柿子掉进嘴巴里面。这个世界总是忽视真实,也许有一定的道理。”

仔细想来,为什么历史往往需要粉饰,生活中的大多数人也都害怕或者拒绝接受真相,大抵都是这个道理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bookbug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