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

韩国文学其生长环境与韩国独特的社会文化有关,其内容多反映、批判现实,其影响力甚至能够推动国家法制的修正。而这次介绍的韩国作家孔枝泳被称为“韩国文学的自尊心”、“韩国文化之星”,以韩国的现实为主要依据进行文学创造,对社会现实进行反思,其作品非常适合我们去阅读,并进行思考联想。

在推荐这本书的同时,韩国著名哲学家韩炳哲的书也可以贯穿阅读,其《在群中》、《倦怠社会》都是非常好的作品,与韩国优秀的文学作品相结合,会读出更多的信息。以下是我在阅读孔枝泳《熔炉》后的感想内容。

熔炉9.2(韩)孔枝泳 / 2013 / 江苏文艺出版社

曾以为在如今经济较为发达的韩国应该有更为出色的政治制度,却突然想到没有一个制度可以凭空产生,更多的发展进步是需要鲜血作为代价。在“雾津”这座城市当中,浓雾掩盖之下,罪恶被遮掩,“大家能视而不见,人人就能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只要一两个人退让——他们把这个叫作退让——世界就会安静祥和。可是你插手了,搅动了他们的生活,要求改变。他们最讨厌改变了。”这样的安静祥和,让我感受到的是来自地狱的死气,而失去了活着的基础,当我们失去最基本的同理心、善良的时候,人与恶魔、与野兽还有什么区别。

当事实真相不断被揭露之时,沉寂良久的水塘开始涌现波纹。当姜仁浩刚到雾津时,这座城市的颓废、静寂、窘迫让他不知所措,它曾经的辉煌已然没落,仅剩下贫穷与无知。当人权与特权相遇,当贫穷与富裕对抗,社会将会产生多大的风浪?当女子举起人权的旗帜,与世界做斗争时,受到的竟然是蔑视与淡漠,而蔑视她们的不仅是男子,更多的是安于现状的女子。在赵南柱《82年生的金智英》、金爱烂《你的夏天还好吗?》这些作品当中都能看出韩国女子的地位,在这样的社会中,女子想要平等的地位受到了压制、贬低。

徐幼真为何会站出来进行反抗,这位单亲妈妈为了她的女儿甘愿忍受世人的职责,“这个女人为何攻击性如此强?”等等否定随之而来,但是她依旧在努力奋斗,不仅是为了那些受害者,更为了将来自己的子女能够免于这样的困境。“妈妈或许没办法让你们穿上公主般的衣服,或许也买不起缀满蕾丝的床铺,也没办法跟爸爸带你们去游乐园玩,拍家庭照。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但妈妈答应你们一件事。我们海洋和天空长大的时候,妈妈会创造出一个更好的国家,让身为女人的你们可以更勇敢,可以正大光明地走在马路上。虽然只有一点点改变,虽然感觉不太明显,可是为了打造出让人类过着更像人类生活的世界,我会尽全力努力。”

一个社会的进步正是有这样一批人的努力,即使在现实事件中,这些人权团体成员很多都死于非命,包括被高压水枪喷射而死亡的律师、被暗杀的老师等等,但是他们的努力使整个韩国社会发生了改变,推动了韩国法律制度的发展,修改了性侵害法律(称“熔炉法”)。一部优秀的文学作品的力量是惊人的,谁都没有想到孔枝泳的小说和孔侑主演的电影会造成如此重大的影响。

孔枝泳认为,“我身为作家这个事实,就像我接受了‘不管过着怎样的生活都是个作家’的事实一样,是如此痛苦又恍惚。因为生命和现实总是如此惨淡,总是如此崇高,超乎我们的想象。”作家的使命是什么?将文学虚构与现实联系起来,赞扬生命,弘扬的是善。所以我对于传扬“恶”的文学作品是持保留意见,尤其对于未成年人来说,其心理发展并未达到成熟水平,更不能随意推广。

这个社会是一个“熔炉”,大量的元素组合成了这个mixture,是所有的人迷糊不懂得真相?文中对于真相有一段描述,“真实的唯一缺点就是太懒惰了。真实总是骄傲永远有自己的真实,赤裸裸地呈现出来,不做任何粉饰也不试图说服。因此真实偶尔太突兀,太不合逻辑,也让人不舒服。非真实的东西不断地努力,掩饰矛盾之处,在它们忙着粉饰伪装时,真实或许只是躺在那里等着柿子掉进嘴巴里面。这个世界总是忽视真实,也许有一定的道理。”

他们并不是不懂真相,而是放弃去了解真相,选择的是逃避,为的是利益。大量权力、金钱的勾结使得一座城市、一个社会丧失了活力,因为这样的“垄断”造成的是僵化,导致的是阶级固化,贫穷是错误吗?贫穷就该放弃孩子的权力而对金钱妥协?当看到琉璃的奶奶和全秀的父母选择和解的时候,比起无奈,更多的是愤怒,金钱真的就能为所欲为了吗?多年的x暴力难道就可以如此简单放过,这样的社会将是被资本所把持的社会,令人害怕。

其实《熔炉》让我想起某书院事件,当资本把持了教育界,尤其是特殊教育时,所造成的影响绝不止在教育上。经营学校、从事教育者必须要有一定的道德水平,如何对教师进行道德教育?我觉得对阿德勒心理学进行一定的学习是非常有必要的,我想较高的社会情怀将成为未来从事社会工作者的必要条件。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近几年这句话频繁出现在我的视野当中,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获取信息的渠道不断拓宽,社会的黑暗面更难隐藏从而暴露在公众面前,不论是韩国的N号房事件,还是国内肖战、罗志祥事件,信息的错综复杂容易让公众迷失。在《熔炉》当中,谁掌握了舆论谁便是“胜利者”,因为人们只知道报道出来的内容,所以姜仁浩会被唾弃,因为没有人知道他的恋情究竟如何,人们只知道他与明熙有恋爱关系之后明熙自杀,这便是舆论的负面效应。

韩炳哲《在群中》提出“在数字革命之后,我们将不得不再次改写施密特关于统治权的名言:统治者是掌握网络暴力的人。”当时我给这本书的评价很低,但当我深入了解韩国文学,再联系韩炳哲的观点时,我想他是正确的。韩国文学接的是韩国的土地,他们特有的社会文化使得其文学以反映社会、批判社会为主调,从而反应出其作家的社会责任感。

在群中7.7[德] 韩炳哲 / 2019 / 中信出版集团

在《熔炉》发行前,这个事件是以人权团队的失败而告终的,因为这涉及到顶层的权力系统,而一旦与政治挂钩,事件便会更加复杂。“权力交流削弱了声音和噪音,也就意味着:交流中的信息量对等被大大地削弱。”(韩炳哲《在群中》)而随着小说与电影的影响力不断扩大,当群众联合起来,从“沉默的螺旋”中脱离时,其爆发力将会摧毁权力体系,令其修正重塑,我想这就是孔枝泳认为身为作家的责任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