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在世界上做些好事。』

这句话是刚到雾津还没开始进入慈爱学院上课的姜仁浩反射地说出来的话。他原本以为的玩笑话,没想到之后还成了真。

姜仁浩刚从首尔来到雾津的时候,雾津的雾一直都未被驱散开来。人走在路上,眼前看不到路,后方不容易被警惕。

他第一天到达慈爱学院的时候,一些奇怪的感觉开始升腾:咔哧咔哧吃着饼干的女孩看到他从汽车上下来就哇哇大叫,学生中有男生趴在桌子上大哭,学生们那些惊慌又恐惧的眼神,这是怎么了?

姜仁浩没学过几句手语,只能比划两下就在黑板上写上他会努力学手语,跟同学们好好交流。孩子们的眼神里突然明亮起来又暗下去了。

⭐姜仁浩点上一根火柴,跟学生们说着他关心的话。他可曾想过,他点亮了在黑暗里学生的心,无意识地在迷雾照亮着他们来时的路。

奇怪的事情继续悄然发生着。那个告诉姜仁浩哭泣男孩的事的女孩妍豆被宿舍辅导员带到洗衣间暴力惩罚。走廊尽头女厕所怪异的尖叫声骤然停下。姜仁浩心中的疑惑又加重了。

⭐雾津的雾浓得像白色的牛奶。姜仁浩拉住妍豆的那一刻,他自己也陷入了这现实的迷雾中,在沼泽中越陷越深。

令人咂舌的真相从妍豆和母亲跑向人权中心报案才被揭示出来:性暴力、言语威胁、暴力(全身殴打各处淤青),都在慈爱学院这个打着免费教育听障儿童的学校里面发生着。那个哭泣的男孩民秀,他的弟弟也是被这样加害着。弟弟跑向铁轨,绝对不是因为雾津自然环境的浓雾!而是人为的迷雾呀~

⭐『雾津的雾像鬼魂的头发』。姜仁浩原来想置身事外仅仅教好学生领薪金过日子的想法早已消失殆尽。他已经被雾津的雾沾湿了身,想着自己的女儿如果也遇上这样的糟心事,也会挺身而出的!

雾津的雾浓得让人无暇顾及背后潜在的危险。当人权中心的学姐徐幼真和教师姜仁浩全身心地为遭受性暴力迫害的妍豆、琉璃和民秀他们提出告诉指控雾津学院的校长、行政室长和老师,不知道谁在背后敲了姜仁浩一棍,抢走了证件和钱包。这一棍,是幕后的警告和威胁吧。

⭐雾津的有关部门都消极对待慈爱学院的这件事。他们“盲目”相信校长和行政室长两人捐了那么多钱投资雾津,怎么会是这样放着家里的妻子不管去乱来的人呢。灵光第一教会的年轻牧师都偏帮着这两位“长老”,用花言巧语使教徒信服长老们是不会做坏事的。

如果不是大众媒体对此事的关注和发声,使得雾津以外地区的市民知道了这件事。谁也不好说这件事会不会被权力和金钱掩盖了事。

⭐此时的雾津有了一丝阳光透出来。

法院庭审的部分又是一道难关。被告律师曾是法官退休回来做律师的名人,有法庭优待的规定。而姜仁浩来雾津之前的细枝末节的不利于案件审判的过往也让被告律师提出来质疑人品品德的可信度了。

⭐雾津天气晴朗又忽而转阴。

整场庭审下来,被告律师都抓着受害人妍豆和琉璃听不见这点来大肆做文章:妍豆怎么知道那时候琉璃被校长性侵害?妍豆能听到曹诚模的声音是不是就不是听力障碍?妍豆能否认出哪个是校长哪个是行政室长(他们俩是双胞胎)?另外,被告还使出了杀手锏……派人去给受害人家属签和解书并许诺一大笔和解费用。这对于贫困又无力照顾孩子和家人的受害人家属来说,是讽刺是煎熬是侮辱。

庭审结果在一定程度上与预期相距甚远。雾津的雾也并没有完全因为众人的合力而驱散开来。

妍豆和徐幼真的信触动了姜仁浩,也感动了我。

妍豆说,之前的老师都是一只眼睛看着他们学生,另一只眼睛到处瞟。姜仁浩是两只眼睛都看着他们给他们回应的。那次姜仁浩背着比手语比累了的琉璃,让琉璃心中盼望“如果老师是自己的父亲该多好啊”。也是因为姜仁浩在课堂上划过的火柴,让讲台下的学生们感叹到,“啊原来我们在黑暗里”。徐幼真、妍豆、琉璃和民秀他们期盼着,姜仁浩不会因为黑暗的过往而否定自己。他曾经为了不被世界改变而做出的努力,已经值得敬佩了。

在《熔炉》这本书中,作者用了大量的对雾津的雾的细节描写来描绘现实当下的迷雾。每个当事人都被雾津的雾沾湿了身,可是徐幼真和姜仁浩还有崔牧师他们一班为慈爱学院的孩子们发声的人们,点亮了手中的火光,引领着妍豆、琉璃和民秀他们穿越层层浓雾,远离黑暗。

他们亦是同样珍贵的人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