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熔炉》,就像读《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之前都需要做很大的心理准备。但是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一气呵成,到最后。

林奕含曾经在访谈中说: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是房思琪式的强暴。她还曾经说过,任何关于性的暴力,是整个社会一起完成的。

1

合上《熔炉》之后,我首先想到的问题是,我们人类为什么如此惧怕“黑暗”?如前所述,在我的阅读生涯里,我读过很多关于奥斯维辛的书,也读过有关古拉格的书,但是需要我提前做很长时间心理准备的不是这些你面对的人类历史上的至暗时刻,而是这类世界上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的,发生在我们身边,发生在我们当下时间的暴行。或者说,这种接近性,足以让每一个母亲窒息。

这种处于人间地狱的恐慌感最让我们不敢面对的是,我们没有办法打破这暴行,甚至说,危险就在眼前的时候,我们可能也看不到,或者说,对于保护自己和自己的女儿这件事,我们产生了无力感——到底应该怎么做?好像怎么做,都做不到万无一失。

这或许就是我们恐惧“房思琪式暴行”的原因吧,有时候,你明明知道这不是表面歌舞升平、岁月静好的世界,但是却不敢直面这样“淋漓鲜血”世界的原因吧。

当我们明白自己内心的逃避的时候,《熔炉》的意义就凸显了,它不是为了让我们感到恐惧和无力而存在的,它的存在,在于撕开“性暴力”那庞大的社会性的一角,让光照进来,让已经缺乏活力的“酱缸”里注入哪怕一丝清泉,让社会流动起来,让人类往前走,让我们每个人有了“不被世界改变”的觉悟,让我们每个人为这个世界做一点点“好事”,至少有好一点点的可能。

2

《熔炉》是2011年的一部韩国电影,关于这部电影,业界高誉,最出名的是“韩国电影改变法律”之滥觞,在电影造成的舆论压力之下,这部小说已经结束的案件被重启调查,最终出台了《熔炉法》。

就小说和电影而已,后者的影响力更大,但是走到这一步,小说所做的前期工作更为艰辛和伟大。据说,在写小说的过程中,作者被威胁被谩骂,故事中为此事件奔走的两位原型,一位被暗杀,一位被逼自杀。在让“熔炉”案件真相大白的路上,保持正义伸出援手的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而正是这些努力,才最终呼唤到《熔炉法》的出台,这一路走来,每个人为姜督查“大家都视而不见,人人就能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他们最讨厌改变”的世界都出力撕开一点点裂缝,只有这个缝隙最终能让光照进来,这个世界的浓雾才有驱散的可能,直到现在,说胜利仍然为时过早。

在电影中,为了满足电影的叙事体量,姜仁浩被塑造成一个完美的英雄和斗士,小说的艺术成就也体现在姜仁浩的塑造更为复杂和圆满。他不是一个完美的“告诉人”。小说最初就通过他的自省说出,他曾经对妻子不忠,做生意的时候也也有不诚实的行为,入伍前也曾经放纵,对于另一个人的自杀有着道义上的责任,甚至在小说的最后,当大家为“自由”奋斗的时候,他悄悄离开了雾津市,回归了正常生活,他的确做了了不起的事情,但是看起来这个“英雄”又算不得那么高大上,然而,为什么是这样的一个普通人,而不是电影中姜仁浩那样的孤胆英雄?

这让我想到了前一阵子全网沸沸扬扬的“苟晶事件”,如今再次落入沉寂。网友们前期有多支持她,后期调查结果出来就有多愤怒。不难理解原因,因为大家的善意和舆论的强大似乎为这位说谎的“受害者”所利用,当一个人将所有的善良玩弄于股掌之上,未来就不会再有人那么轻易为一个陌生人表达善意和支持。随着热点的转移,冷静之后的人们再次思考“苟晶事件”时,也不禁发出疑问,一位受害者难道必须是完美的吗?或者我们可以回溯,如果没有苟晶和苟晶们的勇敢发声,那些邱老师之流,是不是就可以安然地在各种荣誉下毫无愧疚地度过余生。这世界肯定不止一个苟晶,如果她在直播中的疑问是真的,那么那些怀疑自己本科学历被“偷”走的人是不是更耻辱?让一个“野鸡大学”的中专生独自去奋斗,去揭开黑幕一角,去承受全网的评判,将私生活放在人肉搜索之下,所有的“不完美”都将展示在光天化日之下,而一旦这件事成功,他们却是最大的得利者。他们的沉默,算不算是一种对“不义”的纵容?

舆论是有导向的,而这个导向,可能就重避轻和转移风向,就像小说中徐学姐所说的,这件整件事到头来“姜仁浩是唯一的坏人。”

所以,主角是一个普通人带来的震撼力更为惊人。他就像人群中的你我,算得上善良,说得上是个称职的家长,努力的员工,但是总有点小瑕疵,内心总是有斑驳的,当为“正义”奋斗会毁掉自己整个人生,会把自己家人都推向万劫不复之地的时候,作为一个有点怯懦的普通人,我们应该如何选择?

姜仁浩老师做了了不起的事儿,在为这僵死的、不正义的黑暗撕开一角竭尽全力,但是他最终也为了活下去做了妥协,比起他,徐幼真,这个有两个孩子,其中一个还患有重疾的单亲妈妈,才是孤胆英雄。

我们不能责怪人有在乎,人有“不得不”,所以小说展现的世界更为真实,也更为复杂,更能引起共情,也更让人心痛,电影的使命不在于塑造一个复杂多棱的人物,它有更重要的使命,而且,在后期不断努力来看,曙光已在眼前。

为什么叫“熔炉”或者柏杨先生所说的“酱缸”?那是因为,这些暴力,看起来是校长、老师、行政室长的罪,而《熔炉》展现的,是社会性的罪恶。为了掩护他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教职工,作伪证的医生,无所作为的教育厅长,煽动对立情绪说谎的牧师,还有为了自己的仕途和钱的警察……

他们让我们想到了鲁迅先生的名言:凡有一个人的主张,得了赞和,是促其前进的,得了反对,是促其奋斗的,独有叫喊于生人中,而生人并无反应,既非赞同,也无反对,如置身毫无边际的荒原,无可措手的了,这是怎样的悲哀呵,我于是以我所感到者为寂寞。

聋人无法发出呼喊,而为他们鼓与呼的人,在整个社会性的暴行中,被漠视了,社会讨厌改变,用熔炉来锻造一样的人。真正灾难来临的时候,没有人为此呼喊。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比起罪犯本身,要抗争的,从来都是社会性的沉默和纵容。

愿我们都做那个“不被改变”的心存善意之人。

熔炉影评: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review/7773902?dt_dapp=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草原上的咩咩羊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