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炉9.3[韩] 孔枝泳 / 2020 /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看到标题,你一定很好奇:他们为什么不能发声?在他们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为他们“发声”?

这本书是根据真实的事件写的。说的是一群聋哑学生被父母送到雾津一个叫“慈爱学校”的地方去读书。父母本以为学校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充满了慈爱,但谁曾想到,这所学校还有它的另一面。直到有一天,一个名叫姜仁浩的老师来到了这所学校,他发现有几名学生长期遭受小到授课老师、生活辅导员、大到校长和行政室长的非人虐待——xing侵!从此开始了他漫长的为这些学生“发声”的道路。同时也揭开了一个震惊韩国全国的丑闻大幕。

说真的,在读这本书的时候,我很压抑,胸口上就好像被一块大石头压着一样,喘不过气来。有好几次我感觉都需要合上书,闭上眼睛调整下状态,或者需要站起来换个环境,然后再回到故事中去。当我读完整本书的时候,整个人的状态不是很好,不知道该说什么,似乎所有想说的话在那一瞬间都被凝结住了,不论说什么,似乎都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所有的语言汇织在一起都不足以宣泄我的愤慨!剩下的也许只有是围绕在我身边的安静吧……

这所慈爱学校是由双胞胎兄弟的父亲创办的,他俩的父亲在全国也是“知名度”很高的人物;并且这对双胞胎兄弟是受“万众敬仰”的,做了许多对社会“有用”的事儿,所以很多人都不相信这哥俩——也就是慈爱学校的哥哥校长和弟弟行政室长干得出来这么畜生的事儿,一度怀疑被告人,也就是被性侵害的学生,是受人指使,说谎话,想诬陷校长和行政长室。

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调查的进一步深入,越来越多的事实证明受侵害的孩子没有说谎,他们的的确确是受害者。但是,办案的难度也越来越大,因为兄弟俩受到政府的保护,后面有强有力的靠山,要想扳倒这块靠山,可谓是难上加难。姜老师和人权事务所的同志们没有畏惧,继续在为受到侵害的学生的道路上奔波着。

因为有了他们的努力和坚持,正义总是多少会有回报的,但是,判决来的还是有些晚,并且判决判得很轻。“本庭认定三名被告确实对学生造成伤害,但考量被告对于社会做出了极大贡献,三人俱无前科。”首先,判一个人不能与是否对社会做了贡献而减少量刑;其次,还敢说没有前科?!十年来xing侵了十来名学生,这还是没有前科的表现吗?最终的判决结果是:校长判刑两年六个月,缓刑三年;行政长室判刑八个月,缓刑两年;有一名代课老师判刑六个月,不得缓行。

这样的判决结果实在是太轻了!……简直无语了!要是在中国,jian yin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起判最少是十年以上,无期,如果情节恶劣的,甚至是死刑。这让我想到这两天吴某凡的案子,虽然已经被抓,但还没有被定量,希望可以从重处罚,现在在这样一个法治的社会,只有这样,才对得起法律,换人民一个公道,一个说法。

最后,姜仁浩老师这么做,一方面是出于人性,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我们有人性。“人之初,性本善”。人的本性是善良的,除非他的本性被扭曲。体恤弱者,关爱他人,热忱之心不可磨灭。另一方面,就像人权事务所的徐幼真干事说的那样:“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这个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熔炉》这本小说以其无与伦比的影响力成为韩国历史上第一部真正改写法律的小说。正义虽然会迟到,但总会发声。唯有期待正义的发声能更多一些,更早一些。

© 本文版权归作者 Marry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