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当被性侵者是孩子

在这个世界上,弱者本来就容易被伤害,而孩子是弱者中的弱者。

这种“弱”不只是伤害发生的时候与施害者之间巨大的体力悬殊,更在于,伤害发生之后,他们也很难全凭自己的力量发声、获救,最终要靠大人施以援手。

和电影一样,小说《熔炉》由老师姜仁浩到雾津市一所聋哑学校——慈爱学院任教开篇。

如果不是他突然闯入孩子们的生活,愿意帮他们一把,很难想象伤害还会继续多久。

初到慈爱学院的姜仁浩

慈爱学院性侵事件暴露始于一个叫金妍豆的女孩。

受到伤害的妍豆向老师求救,姜仁浩联系到女孩的妈妈,这才牵出了学校校长和老师长期性侵学生的事情。

只有听力障碍的妍豆受到伤害知道“说”出来。

而除了听力障碍还伴有智力障碍的琉璃则直到面对妍豆的讲述,才明白一直以来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琉璃的学生记录

此时,距她10岁时第一次遭到老师性侵,已经整整5年了。

更让人唏嘘的是,长期缺少家人关爱、假期都要一个人留在学校的琉璃,最开始甚至觉得这是老师喜欢自己,会因为本能地反抗老师而感到自责。

老师说因为我哭了,所以才不行,大发雷霆。我好怕,拼命祈求他原谅我。……我拜托老师不要走,我什么事都愿意做……

——《熔炉》

因为缺乏起码的性教育,不少人都是长大成人以后,才意识到小时候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那些事”,到底意味着什么。

缺乏认知,感到羞耻,来自侵犯者的威胁……儿童性侵的高发性与隐蔽性形成了鲜明对比。

相较于女童,因为社会整体认知不足,“性侵男童”事件的隐蔽性更高。

台湾有一个短片叫《如果早知道男生也会被性侵》,里面一个妈妈就错误地认为:还好自己家孩子是男生,比较不用担心。

《熔炉》里,男孩民秀和弟弟就长期遭到老师侵犯,弟弟更是因此半夜走在铁轨上丧命。

这是一个弱者更容易受伤害的世界,也是一个弱者更应该受保护的世界。

包括《熔炉》里聋哑学校的孩子们,也包括中国那些父母长年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们。

02 艰难的获救和维权之路

作为弱者的孩子受到伤害只能向大人求救,但有时候,这条求救之路也是障碍重重。

电影《嘉年华》里,得知女儿的遭遇,小文妈妈的第一反应是责怪女儿、感到羞耻。

父母不行还有老师啊,但不论《熔炉》还是《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有时候老师本人就是需要防范的对象。

除了父母、老师这些亲近的人,从小我们被告诉遇到困难还可以找一个人,他的名字叫“警察叔叔”。

但《熔炉》里,把求救的孩子们又送回魔窟里的,正是“警察叔叔”。

三条最通常的获救之路,可能条条都是死路。

对受到伤害的孩子们而言,与绝望一起降临的,很可能还有对世界信任感的全面崩塌。

自由、公平、正义!?

可就算有大人伸出援手,在强大的权力和利益网络面前,他们可能一样是弱者。

这也是《熔炉》最让人感到沉重和无力的地方。

向政府求助,市政厅和教育厅之间互相踢皮球。

好不容易利用媒体舆论把坏人送上了法庭,可在舆论造势方面,他们可能比你更轻车熟路。

因为有钱有势,他们可以请最好的、所谓有“前官礼遇”的律师。

因为有钱有势,他们可以让陷在贫困中的孩子家人,无奈又轻易地签下和解协议书。

甚至,好人还会被倒打一耙,把自己的生活、名誉、乃至生命都搭进去。

电影里,姜仁浩虽然被学校解雇,但最后得到了家人的理解和支持,陪孩子们斗争到了最后。

小说里,施害一方颠倒黑白,姜仁浩不仅被指年轻时性侵一个未成年学生并导致其自杀,而且被污蔑和一起斗争的学姐发生了婚外情。

最后,迫于家庭和舆论的压力,在示威帐篷被拆除的那个清晨,姜仁浩没有打声招呼就和妻子一起匆忙离开了雾津,终究没能陪孩子们走到最后。

而现实中,帮孩子维权的老师一度遭到了暗杀。

03 世界可以更好吗?

《熔炉》根据韩国光州一所聋哑学校发生的真实事件创作,看到判决报道那一刻,作家孔枝泳觉得自己必须写下这个故事。

那是最初的判决日,年轻记者描述法庭内的新闻。

最后一段文字写着:“被告判处轻刑,并得以缓刑,翻译成手语的瞬间,法庭内充满了听障人士发出了惊呼声。”

那一刻,我仿佛也听见了我从未听到过的呐喊声。我无法再书写这段期间正准备的其他小说。

——孔枝泳

小说比电影沉重,现实比小说更沉重。

2015年,电影上映4年后,“熔炉案”7名受害者申请国家赔偿终审败诉,最终没能得到相应的赔偿。

但电影比现实和小说都有力量。

电影上映第37天,韩国国会207票通过1票弃权通过《性侵害防止修正案》,即所谓“熔炉法”。

“熔炉法”加重了韩国对性侵儿童犯罪的量刑——

性侵女身体障碍者、性侵不满13岁幼童者的刑期,最高加重到无期徒刑,废除公诉期。强制猥亵犯罪的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加害者如果任职于社会福利机构或特殊教育单位可加重处罚。
以上均不得宣告缓刑。

在金钱和权势面前,弱者没有武器,他们能寄予一线希望的只有法律。

告诉孩子一些基本常识,有效地防范高发的熟人性侵,当然急需而重要。

但想要彻底杜绝犯罪,只靠好人提高防范意识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严格立法执法让坏人不敢下手。

希望没有《熔炉》那样的案件,我们也能有比《熔炉法》更棒的法律;

也希望孩子们能永远处在无形却强大法律保护之下,而不仅仅是舆论之风刮过的时候。

(*首发于“豆瓣读书”公众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