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炉》的鼎鼎大名在高中便有所耳闻,电影的分级是未成年不可观看的,当年向年级主任申请观看这部电影的时候被拒绝了,理由是并不适合孩子观看。我对剧情略有所闻,所以也没有轻易尝试去观看。不过机缘巧合之下,在图书馆先看到了这本小说,索性先阅读了小说。此时才知道,电影是根据小说改编的,而小说则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

读这本小说的时候,不断的想起《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当即在豆瓣写下了“看《房》是在大众视角窥视个人阴暗,而读《熔炉》则是以个人光明对抗社会黑暗”即便总结的不对,但我仍认为自己说的很有道理。

不管怎么说,书中说的事的的确确发生在21世纪,发生在韩国光州,并且主犯和从犯还真就像书中一样没有判很重的刑。不知道为何思维上总是能想到父权社会下受欺压的弱势群体,总能够想到高中毕业的时候的一个疑惑。父权社会下受影响的是我们每一个人,但受影响最大的一定是弱势群体,这其中就包括了如今还未受到公平对待的女性,更多的,是残疾人。就是书中所写到的那些。

很有幸在去年11月我曾短暂的走入智力障碍儿童的生活,与他们相同的是,书中的琉璃也是一个智障女孩,不同的是,琉璃不会说话也听不见。当初很高兴看到这个慈善机构是很认真负责的在对待这些天生折翼的小天使,有些孩子与我一般大小但我仍然称他们为“孩子”。读书的时候回想起来,在聋哑学校被教职工强奸性虐待是多么令人愤慨的一件事,原本就因为不会听说而阻断了一种与外界沟通的方式,再加之寄宿,加之家庭贫困条件艰苦,这些孩子就像老师和职工手里的玩物,呼之即来挥之即去,除了毕业没有人可以解救他们于水火之中,是男主的到来才给他们带来了一点点希望,可是原本的事件是在当地的关系网络下埋入地下,若不是有作家孔枝泳、演员孔刘,恐怕我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一事件,永远也不会想到特殊教育学校竟是强奸犯恋童癖猖獗的场所,别说是我了,就连许多韩国人都是因为这部电影才知晓这件事情。不过与小说不同的是,真实事件里并不是所有的老师斗都与校长室一丘之貉,正是有有良知有正义的老师才使得事件被作家孔枝泳知道,遗憾的是这个时候这位具有良知和正义感的老师已留下遗书去世。正义来得太迟了,真的太迟了,当孔枝泳准备创作时,这间“光州仁和特殊教育学校”还在运营,伤害也许还在继续。

读书的时候其实也想到了数月前加拿大的印第安学校,学校里竟埋着上百具尸骨,而无一记载在校史册,“学校应当是孩子们的第二个家,而不是孩子们永远的家”读到这句话甚是嘲讽。回到此题,特殊教育学校时下并不算什么社会重点关注的对象,换言之,他们仍处在社会边缘,可能也有许多黑暗的事件并没有爆出来。

此书中还有个细节值得讨论,犯罪分子为何没有被绳之以法,与社会中的人情世故,与千丝万缕的社会关系有关就如同当今社会的微缩,多个朋友多条路这句话永远都适用。正是由于事件发生的地方是小地方,所以律师、检察官、校长、医生基本上位高权重的人都互相认识,都毕业自同样的高中,是丈夫的朋友、是妻子的同学,使原本弱势的群体更加弱势,这不仅仅是韩国社会的微缩。从本届奥运会就不难看出,认识位高权重的人多么重要,但这并不是为我们行不义之事铺路。就像泳联副主席周继红拼了命也要将郭晶晶陈若琳送入裁判席,因为曾经裁判对中国跳水队打分不公。而因国际体联现任主席是渡边守成,所以对桥本大辉的打分高一些也许也有他的原因。而在事件本身,由于老师、辩护律师都是小人物,所以当大人物想要作祟的时候,其实很难限制住他们,只有更高一级的机构,才有办法伸张正义。这件事最后还是重启调查,但那已经是七年后的事情了。

在社会的黑暗下,男主抱着孩子与妻子一起回首尔似乎才是更刺痛人的良知,常说舍小家为大家,可是有些时候小家或许比大家更加重要。昨天在朋友圈看到学长发的一条:“华科的瓜什么时候解决?我生平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语重心长地跟我说:这类不公平的事是很常见的,上级管不到,因为他们就是上级。”的确,湖北省教育厅与华科高层似乎有官官相护,但是论谁对国家的贡献大?那学长自不如那些靠科研成果一步步走上去的华科高层。人不是绝对的恶,也并非绝对的善,是最复杂的生物。不过书中有句话确实令我印象深刻: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让世界不改变我们。

世界改变我们了吗?改变了,我们变坏了吗,好像也没有。社会的不公什么时候结束呢?要我说,永远不会结束。我们还相信公平与正义吗?依然相信。那就行了,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是对的,但也不一定对,定义对错太难了,就像我在阅读时,甚至也被被告的辩护律师说服,但事实却告诉我,不管一个人贡献有多大,法制社会并不是一个以功抵过的社会,但也许是幸存者偏差让我说出这样的话,我定是没有窥视到社会黑暗面的,那时我还会说着:不让世界改变我们这样的话吗?

最后:文学和电影的力量是伟大的。所以鲁迅弃医从文。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有林学林莫焦虑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