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本应受到关心和爱护,更不用说那些聋哑儿童。可是在韩国有家儿童聋哑学校却被爆出虐童、暴力、性侵害的丑闻,而主犯三人却逃脱了法律的制裁,这就是今天姐给大家带来的故事——《熔炉》。

01

长久失业的姜仁浩在妻子的帮助下找到一份聋哑学校的任职工作。他驱车从首尔来到雾津,找到了这所儿童聋哑学校——慈爱学院。

上班第一天,被行政室长告知本月内将五张小张(五千万元)交到行政室,对外称之为“学校发展基金”。和校长李江硕,行政室长李江福会面后,姜仁浩感受到了侮辱和阵阵恶心。顺便一提,他俩是双胞胎。

姜仁浩走进国中二年级的班级,开始了自己的第一堂课。他发现有个男孩儿趴在桌上哭泣,便用手语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男孩快速的比划着手语,可是对于刚开始学习手语的姜仁浩来说,根本不明白他想表达的意思。

一名女生举起一张纸,上面写到:“他的弟弟昨天死了”,另一名学生也举起一张纸:“我们知道是谁杀了他。”

"是火车意外",这是姜仁浩从其他老师那里得到的回答。

02

下班后,姜仁浩独自坐在教务室翻阅学生名册。

全民秀:听觉障碍,弟弟全永秀听觉、智力多重障碍,父亲智力障碍,母亲听觉智力多重障碍。

陈琉璃:听觉、智力多重障碍,父亲听觉智力多重障碍,母亲行踪不明,奶奶是实际的监护人。

金妍豆:听觉障碍,父母正常,但是其父身患癌症。

姜仁浩走在走廊上,听到从女厕传来尖叫声。他发现门上锁了,便敲门询问。他突然意识到这里的学生都是听力障碍,在这晚上恐怕能听到这尖叫声的只有自己。不久尖叫声停止了,姜仁浩心想可能是学生只是想放声大叫吧,于是便离开了。

姜仁浩第二天在班级查人数时,发现妍豆不在,于是询问得知可能在电脑室。来到电脑室他看见行政室长正在训斥研豆,原来昨晚妍豆未经许可离开宿舍。

晚上姜仁浩来到宿舍想找妍豆,却发现她不在。他询问琉璃,琉璃便带他来到了洗衣房。姜仁浩看到不可置信的一幕:两名女生按住妍豆,另一名将她的手放入洗衣机内,滚筒以快速的速度转动着,妍豆放声尖叫。

带走妍豆 ,妍豆在姜仁浩的手上写下一串号码,原来这是她妈妈的电话,希望她能来会面。

过了几天,姜仁浩接到好友徐幼真的电话,她在雾津人权运动中心工作。从她口中得到了一个惊天消息:妍豆前几天在学校遭到了性侵,而施暴者竟是——校长。

03

他们于是报警,可是他们用各种理由搪塞拖延调查,迟迟没有回音。于是徐幼真等人决定将孩子的证据录下来。

以下是妍豆的证词节选:

有天在操场玩,校长让我过去。进去之后校长带我走到桌前。电脑播放着奇怪的画面,男子和女子全身赤裸着…我害怕的想逃走,但是校长把我按在画面前,用手摸我的胸部…我用力甩开冲出去躲到了女厕,没想到他却走进来还锁上了门。他把我推到厕所墙壁后,脱掉我的裤子…可是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校长捂住我的嘴,把我拖到隔间里面,过了好久…他把我裤子脱掉后,将我转向马桶要我弯腰…从我背后…

以下是琉璃的证词节选:

我跟妍豆在学校商店买泡面,但是肚子突然痛就拜托妍豆帮我买,我在玄关等她。校长看到我抓住我的手要走,说要买饼干给我吃,他带我进校长室,让我躺在沙发旁的桌子上,把我的裤子脱到膝盖,然后他也脱去自己的裤子…

从国小三年级就告诉过其他老师,可是他却说怎么能陷害老师。

那时候放假住在慈爱院,有一天我们在房间玩,朴老师走进来抱了我一下,虽然他身上酒臭味熏天,但是我还是很开心,以为老师喜欢我。可是他却不管其他人脱掉我的裤子,用力亲吻我…

琉璃被校长、行政室长、朴老师轮流性侵。行政室长每次还给琉璃一千块。如果不听话的话,会被绑起来,而且不给回家的车费。

04

徐幼真和男干事分头将录制好的证据送往教育厅、市政府社会福利科等机构,可是一一都遭到了推脱,解释说不归自己管辖范围,让他们去其他部门反映问题。在沮丧的时候接到了首尔媒体的消息,他们要来报道这次事件。

以下是全民秀的证词节选:

朴老师上夜班后,说要带我和弟弟去他家玩电脑游戏,我们就跟着去了。我在一间屋子玩游戏,老师带着弟弟到隔壁的房间了。玩了三个小时还不见弟弟就去了客厅,看到老师一个人在看电视。朴老师说弟弟一个人回宿舍去了。可是他不会自己一个人回去,他没有钱,不认识路,而且朴老师家附近有铁轨,而第二天得知到弟弟出了事故。

我真的好担心弟弟,朴老师说吃完面带我回去,可是他却把我扑到,然后脱下了我的裤子…

而且我们经常遭到朴老师的毒打。

节目一经播出,在全国掀起了海啸般的舆论浪潮。姜督察迫于舆论将嫌疑三人逮捕归案。在车上,姜督察告诫双胞胎兄弟:尽可能找到一名刚离开法官工作转任律师的人,在这之前面对各方不要发声,要昂首挺胸表现出自己是被冤枉的,正义一定会站在我们这一面。

舆论持续发酵,来自各地的慈爱学院毕业生都纷纷出面揭露学院的黑暗。

05

初次开庭的这一天,孩子们都相信这是改变命运的时刻。对方律师是雾津有名的才子,曾经是个部长级的法官,这是不做法官后的第一个案子。而在韩国有着“前官礼遇”的潜规则(这种级别的法官隐退后第一个案子会帮助他打赢)。

审讯的最后,李江硕、李江福、朴宝贤一概否认所有指控

几天后的二次开庭,因为涉及到未成年受害人的出庭,所以进行非公开审讯。琉璃第一个出庭,小家伙第一次面对如此的场面,内心惊恐不已,步步紧逼的问话让她不堪重负,结果对方律师说琉璃在说谎,而这种刺激让琉璃突然发作,不得不暂时休庭。

待到妍豆出庭时,她有条不紊地回答、交代事情的原委起因,令局势变得有利。

在第三次开庭前,姜仁浩接到消息对方去拜访了琉璃和民秀的家人,希望他们签署和解书。在贫困、疾病和金钱的挣扎中,他们最终选择了后者,签署了和解书。局势急转而下,对方还爆了出姜仁浩年轻时曾和未成年少女发生关系致使少女之后自杀,参与违法的社团运动团体。尽管其背后有着种种误会,但是对于案件,天平却开始倾向了对方。

终审判决,三个被告人,身为聋哑学校的教师,却对年幼的学生进行性侵犯,犯罪性质特别恶劣,并且不顾保护残疾儿童的社会性责任,把被害者作为满足性欲的对象,对其强制进行性骚扰或者性侵犯,应当予以严惩。但是,被告人期间为地区做出重大贡献并且没有前科,而且被害者陈琉璃和全民秀家人签署了和解书,综上述考虑进行如下宣判:

被告李江硕,判刑两年六个月,缓刑三年;被告李江福,判刑八个月,缓刑两年;被告朴宝贤,判刑六个月,不得缓刑。

故事讲到这里,想必很多人心胸沉闷,有种挥之不去的压抑感,任何的言语都感到苍白无力。故事的蓝本其实是发生在2000年至2004年间,发生于韩国光州一所聋哑障碍人学校中性暴力事件,该时间所引发的悲剧以及学校的教师和人权运动者一起力图揭开背后黑幕的故事。

在民众的呼声和舆论的压力之下,韩国光州警方组成特别调查组再次着手对“仁和学校事件”进行调查,案件涉案人员被重新起诉。与此同时,韩国政府为保障未成年人的权益,陆续修改和通过了一系列法案,其中,又以《性 暴力犯罪处罚特别法部分修订法律案》(又名“熔炉法”)最为知名。

这个世界总有阳光照耀不到的地方,而我们的关注与关心却能点燃希望之光。关爱身边的儿童吧,尤其是那些残障儿童,他们所需要的关心和帮助绝不仅仅是仪式性的送礼慰问。

至于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毒舌阅读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