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凉的笔触,平静地述说,有教养的留白,揪心地痛楚却蔓延。

行文至一半之处,罪行昭然若揭。从最初走来,基调是向上走的。面对冰川,弱小的人在探寻在坚持,让真相以它本来的样子呈现。虽然面对错织的掌权者的利益勾结,很难,也有波折,但没有放弃。功夫不负苦心人,出现了施害者错漏的证词,被害者镇定的表现,检察官没有同流合污,以及媒体的助力发声。

如果在这里戛然而止,算是不错的结局。

但才一半啊,那另一半呢?我无法抑制地不安起来。

另一半,是真实已被人所知,但却没有被改变。迷雾再度聚拢。来自权贵的反击打击关键人,把历史染成黑色当成脏水泼出去,给受害者的贫困家庭塞入一份和解书。施害者回到学校若无其事。受害者则在黑暗中徐行。

“我以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常识,非常简单,谁知道竟会变成如此没意义的战斗。”

不是绝望,是无望。不是不再抱有希望,是用尽全力却走不出那片雾。苍天不在,人何以存。

以为世界本来是清澈的,但雾反而成了常态,常识是多么无力,真相也多么懒惰,为利益集结的人逻辑严密地编织无懈可击的谎言,把弱者践踏掩埋。

这么糟糕,却是我们的孩子要生活的世界。多么无望。

无声者智障者的声音,有谁来听。所幸,至少有几个孩子逃离,受到庇护,他们住在帐篷里忍受寒冬却感受彼此温暖。他们终于知道“我是珍贵的人”。

尽管帐篷都将不保,尽管值得信赖老师缺席,总会有一点光亮在黑暗里倔强地闪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