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看的小说其实里面写的几种人,校长一派强势者,人权运动会理想主义者,普通人,受害者,其实普通人在原版小说中最后是出逃了的 这么做无可厚非,个人觉得这是很正常的社会现象吧!普通人努力想让自己像个人很多事不得不妥协,受害者受整个群体受社会影响无法发声,理想主义者充满信念不停帮受害者发声,这期间有个很尴尬的问题如果普通人变成受害者,谁会替原本是普通人的受害者发声帮助呢?矛盾点在这,大家习惯了大雾以为生活就是这样的,于是看不见雾了,少数人知道这是雾拼命想冲破大雾,而习惯大雾的这波人里又有受害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