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尔扎克说:小说是一个名族的秘史。《熔炉》让我重新认识韩国,不同于色彩缤纷的韩剧里的那个韩国。
三天之内,我读完了这本书,这比我当初读《白鹿原》和《缘分桥》更加急切,也许可能是良心不忍受钝刀子磨割吧。
同样是关于性侵的话题,而且是对于儿童,但相较于《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我却更感觉一阵阵彻骨的寒冷。读房思琪的时候,我的心灵与炎热的夏天格格不入。炎热的外面,酷冷的里面;明亮的那里,黑暗的这里,壁垒森严。但当接触到《熔炉》,我只觉得这世界的阴冷远不止如此。当那些表面风光靓丽的大人物将他们的魔爪伸向那些听障和智障的孩子们时,让人感觉这世界不仅对这些孩子们关上了一扇门,更关上了一扇窗。更绝望的是他们受到伤害,却还低声下气,述求无门,因为权势滔天的人可以用钱和几块面包就可以换取人类的尊严;权势可以让人既看不见又听不见这时间真相,逐渐失去判断。
如果按照书中说“只有声音能穿透迷雾”,那徐幼真,姜仁浩就是穿透这雾津浓雾的一丝倔强的声音了。不论是支撑着一大家子的,远赴雾津寻求稳定的姜仁浩也好,还是孑身一人,独自抚育着了两个孩子的徐幼真也好,他们其实都只是平凡的一员,无权无势,只凭借着心里的那一份良心,让他们经历了漫天的诬陷仍然能够坚持到最后。即使经历了不正义的宣判,他们仍不放弃,建立一个个庇护之家,让孩子们有可依靠的家。他们也正是让这本书不同于《房思琪》的重要所在,他们微弱的个体而散发出的无尽力量让这本书充满了截然不同的温暖和慰藉,让人感到这世界依旧值得,让人感到这世界更像是人类生活的世界。
最难忘的是姜仁浩在雨夜里挣扎着,最后还是携家带口,在漆黑如墨的雨夜里驱车离开雾津。这才是人性最真实的一面吧,这不是怯懦,而是为一个小家无尽的勇敢。最敬佩的是那个小个子女人徐幼真,明明自己生活就很艰辛了,却依然像一个斗士一样,在迷雾重重中不断发出自己的声音。
孔枝泳不愧是“韩国的良心”,孔刘的四处奔走也让人刮目。我们难以分析,这样的事件发生在韩国,究竟是制度土壤的腐败,还是道德人性的沦丧,亦或是社会发展必然经历的阵痛,但我们可以知道这对于整个世界也有借鉴意义,其中不乏中国。
最后以作者的话来结尾吧:奇怪的是,对人生了解越多,就对人越失望,但更奇怪的是,与这失望相当的对于人类的敬畏却在我体内滋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