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过这世界的背面,那里恶臭溢满。
我低头看,一个空洞深幽的洞,突兀的出现在繁华都市的角落旁。
在那里,我能看见被囚禁住的人,他们抬着头张望,尽管头顶没有光亮,他们依旧希翼的张望。他们的眼角总是留着未干的泪痕,或许仰望太久,期望太久,那种空虚只能由泪水灌满吧。
一想到这儿,我的泪水也禁不住的往外流淌。
我讨厌习惯这个动词。
因为习惯了,多少人冷漠旁观,熟视无睹。
因为习惯了,多少人在抬头仰望后,最终隐退进那幽暗的角落。
因为习惯了,恶魔的暴行就成了人们所赞美的善行,因为习惯了,受害者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因为习惯了,这个世界就最后成为魔鬼的狂欢地!
我们坚持向前,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这个世界改变我们。
我们永远不能用习惯来麻痹自己的大脑,甘愿成为暴虐者手下的行尸走肉。
走吧,如果周边黑暗笼罩,那就让自己发光,即使这光不太亮,可对于有些人而言,这便是他们还能活下去的最后一丝念想了。
——读《熔炉》有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