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道题:假如你看到了侵害和非正义正在发生,而你知道要维护或者申张的结果有可能是倾家荡产或者失去性命,你会如何做?
答案有很多种,在此不做统计。只是现在开始理解人性是多元的,或者是有缺陷的,于是不会再轻易的去批判对与错。
成年之后的我们开始害怕很多东西——死亡、破产、失业或者欺骗,与其说是害怕,不如理解成我们开始有在乎的人或物,想去守候,但守候需要很多条件,因此会有了竞争、权衡与算计。可大多数人,包括我自己,最初不敢承认自我其实没有那么完美,不敢承认自己其实努力了很久还是成为了芸芸众生。只是时间久了,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选择苦中作乐,平凡中见真谛。
姜仁浩作为一个中年已婚人,为了赚钱去了聋哑学校,以待生活宽裕后重返妻子和孩子的身边。像极了身边普普通通的中年人,为了生活或者说是生存在奋斗。只是在赚钱的这个过程中发现了聋哑学校的黑幕——教职工虐待和性侵聋哑学生,事态恶劣到发指。当他与他的学生和学姐一起去对抗的时候,一起走进法庭的时候,却爆出了自己的过往,虽然这个过往是一种误解,但却造成了法庭中辩护律师的质疑以及妻子的质疑,以至于最终的审判所给予的处罚变轻。此外,慈爱学院的管理者为了逃避法律制裁而选择用财富和利益的诱惑来促使被害者撤诉,以此来继续经营。一边是慈善名义+财阀+门第的“望族”,一边是需要救济+边缘化+贫困的“边缘人”,两者的对抗如同鸡蛋在碰石头,虽然可歌可泣,却得不得不承认杯水车薪。
书籍中的每个人都不是完美的人,碍于生活、困于职业、圈于时代,有着知晓黑暗到无力去改变的心态。这其中我比较喜欢徐幼真,家道中落、婚姻破解以及自己抚养两个孩子。即使如此,依旧在坚持去对抗邪恶,从而达到“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且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的目的。从她身上我体味到了作为母亲的刚烈、作为普通人的执着以及作为平凡人的自信。我在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些许影子,仿佛遇到知音一般,感同身受而悲悯。
令人惊心动魄的是书籍中法庭辩论的阶段,黄律师用着各种方式去质疑的询问作证的人,初看来是罪恶的维护者。其实我自身也在此有所纠结,原则上说没有走到审判书写一步的人即使罪大恶极也不能就此罔顾其人权。可事实上法庭中充满着欺骗、质疑、妥协甚至常识性错误认知,让我险些动摇这个观念。真实的唯一缺点就是太懒惰了。真实总算为自己拥有真相而骄傲、赤裸裸地讲真相呈现出来,不做任何粉饰,也不试图说服别人。因此真实偶尔太突兀,太不合逻辑,也让人不舒服。非真实的东西不断地努力,掩饰矛盾之处,在它们忙着伪装时,真实或许只是躺在那里等着柿子掉进嘴巴里面。这个世界总是忽视真实,或许也有一定的道理。
有人说这个故事的结局并不好,并没有达到恶人全部被惩罚的地步。其实个人觉得这个结局介于好与不好之间,至少慈爱学院关闭了,学生转学或者退学了,徐幼爱和她的团队所做的努力也在一点一点的刺破邪恶,穿过浓雾,等待光明。
书籍的作者在最后说“对人生了解越多,就会对人越失望,但更奇怪的是,与这失望相当的对于人类的敬畏却在我体内滋长。”行走世间,见证善恶美丑与灾难犯罪,有时候会有无力感和失落感。但得承认,灾难与犯罪的发生并不是我们的责任,对灾难与犯罪抱以何种态度则是我们的责任。作为芸芸众生,也许平凡了一辈子,没有嘉勉、没有赞美、没有出名,但力量从未因此而离去,正义从未因此而沦落。毕竟,正义就像被埋在地底深处的柔软的土,在挖掘之后露脸了,确认了古老的传说,证明世界还是值得居住的。
末了,我想起了《无问西东》里的那句台词“这个时代缺的不是完美的人,缺的是从心底给出的真心、正义、无谓和同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莲湖仕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