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了解我们也是同样珍贵的人”,这是书中多处让我泪目的话语之一。感谢作者用几近平实的词语、文风,叙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故事本身的残酷性着实无需再用什么华丽的辞藻了。

文中那些对性侵的描述特别让人心惊肉跳,因为是智障儿童的话语,直白到童稚的感觉,就是这种尴尬的“不匹配”作为成年人看到真是替自己的族类羞愧,同时震惊,何以为人啊。不仅仅是侵犯未成年,那是对比自己弱小的力量肆无忌惮的欺凌,是最卑劣的人性,是对自己最卑劣的一种补偿。

看的韩国小说很少,作者身为女性的细腻,总是让人想起优质韩剧那种精细和氛围。事件无疑是小说的主体,从中折射出的人性、现象,无疑也是作者想引起思考的一部分。比如,这些受害孩子的家庭背景,很显然其被社会边缘化的特性是恶人盯上的动因,在整个社会中,千丝万缕的人情世故又是促进恶人进一步张狂的推力,再后来就是人人自危的懦弱,导致最令人发指的对恶的容忍。最可怕的不是犯罪,不是视而不见,而是将非正常当正常,是道德观是非观的颠倒。像那位校长夫人,那位养女,她们不知道自己面对的帮凶的是错的吗?也许她们心底是知道的,但宁愿自己不知道,承认是多么大的一种自我伤害,所以,宁愿是别人在受伤,没有底线界限,只要不是自己。从中也可窥到作者对韩国社会性别歧视,男尊女卑的传统观念,有清淡的情绪散发,像是一声幽幽的轻叹。

作者让我想起宫部美雪,同为女性作家,都同样的细微、谦和、温柔,不过宫部作家还是犀利的多一些,孔作家则明显的有种不忍心。小说的结尾就充分表达了她对人性的宽厚,是一种女性的包容,苟活于世,谁都不要指责谁卑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