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是,对人生了解越多,就会对人越失望。但更奇怪的是,与这失望相当的对于人类的敬畏却在我体内滋长。”
“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犹记得几年前看完电影《熔炉》脑袋里反复回旋着的这句话。当时对于这种事情也是第一次听闻,世间竟然真有如此恶的人。对未成年性侵,甚至是聋哑智障人士。才十几岁的我第一次认识到这个社会的险恶,庆幸我已度过最美好的童年的时光。有人说,不幸的人用一生来治愈童年,幸运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而这些孩童,从小就遭受着非人的虐待,身心俱疲。关键是他们一次次地遇到了以为能够拯救他们的人,可是每次都是抱着希望却是失望而归。记得最后民秀说了这样一句话:“终于了解我们也是同样珍贵的人。”他们在黑暗势力面前失败了嘛?虽然是败诉了,可是孩子们真正得到了成长,至少还有着这么一群人会保护着他们,他们不再是在黑暗中了。
对于电影《熔炉》,印象最深的一个镜头就是那个头顶地中海一脸猥琐的校长李江硕爬到女厕所顶的阴暗场景,那对于长期遭受性侵的孩子们来说,恐怕是永远的阴影吧。我同样从书中读出了愤怒,无奈,绝望。文学和影视都是一种无形的力量。2009年出版的书,2011年电影《熔炉》上线,幸运的是,在韩国公映后,民众自愿发起请愿书,强烈要求对于当年的案子重新审理。并且,韩国在不久后颁布了《熔炉法》:在强烈的民意背景下,2011年10月28日,韩国国会,208名出席会议的议员以207票赞成,1票弃权通过了《性侵害防治修正案》(又名《熔炉法》)。熔炉法规定:
1、性侵女身障者或不满13岁的幼童,最高可处无期徒刑,并废除公诉期;
2、对残障者性暴力犯罪的,删除了“不能反抗”的构成要件;强奸犯罪的处七年以上或无期徒刑,强制猥亵犯罪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不仅提高了量刑刑期,而且不得宣告缓刑;
3、从事残障人保护及公益事业的人员,对残障者实施性暴力犯罪的,在量刑标准的基础上加重二分之一刑期以严惩。新法于2012年7月正式实施。
可是这么说,《熔炉》改编自真实案件,真正的改变了韩国的法律。

以下材料摘自百度百科:
电影真实案件:
“2000年开始,光州仁和特殊教育学校的部分教职人员开始对残障学生实施虐待及性暴力侵害。
2005年,光州仁和聋哑学校前行政室长金某在学校行政室用绳索捆住有听觉障碍的女生(当时18岁)手脚,强奸至伤。
2005年6月,该校教师全应燮向光州身障者家庭暴力谘商所揭发了此事。案件中的学生受害严重,时隔数年,曾为受害学生们做心理治疗的老师在回忆起当年受害学生的糟糕状况时,仍忍不住痛哭失声。
这所学校是私立学校,同时又是既能获政府补助又能向企业募款的社福法人单位,受《私立学校法》和当时实行的《社会福祉事业法》的双重保护,经营自主,完全不受外界监督。所以,虽然当地人权团体付出种种努力,寄希望于司法,但结果很不理想。
一审中,只有4人受到司法审判,其中校长、总务主任一审分别被判5年和10个月,2名性侵老师被判2年。二审更是发生大逆转,校长、总务主任以没有前科和与被害者家属达成协议(用公款支付和解费)而被判缓刑获释。
事实上,前述当事人在判决后没有接受任何实质性的惩罚,仍继续在学校担任职务。人权团体认为判决不公,一直坚持抗争,但收效甚微。
2008年,韩国女作家孔泳枝读到关于此事件的网络新闻,调查之下,很受震动。她将该事件写成小说在网络上连载,点击率超过1600万人次。
2009年,小说出单行本,大卖。电影中的男主角孔刘(正在服兵役)读到此书。
2010年8月,孔刘退伍,提出将小说翻拍成电影的计划。电影由著名导演黄东赫执导,孔刘主演,2011年9月上映。
电影的影响力远远超过了小说,它使这起已结案的性侵害案件重新走进人们的视野。很快,网络出现要求案件调查重启的百万人签名活动。在韩国民众的集中关注和推波助澜之下,韩国光州警方组成特别调查组再次着手对仁和学校事件进行调查。
2011年9月29日,40名涉案教职员工中,其中1名因涉嫌性暴力被起诉、12名因涉嫌向事业法人行贿予以不拘留起诉、13名受到向本人所任职机构通报处理、其他14人则接受内部调查。
2011年12月29日,光州地方检察厅对涉嫌对女学生实施性暴力侵害的另一主要当事人实施逮捕,该名当事人2006年曾因证据不足作不起诉处理。学校亦因被光州政府取消执照而暂时关闭。金某被判12年有期徒刑,戴电子脚镣10年,身份信息公开10年。”

未成年人性侵,不只发生在韩国,世界上都存着这种情况。犹记得看完《素媛》,胃里一阵难受。韩国真的能拍出这些改变社会的影视作品。最近的“鲍毓明事件”,前些年的《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等等,中国同样存在类似的问题,这些事件为我们敲醒了警钟。该如何预防,健全的法律,充分完善的性教育,媒体的监督,社会公众的努力,都需要一步步来啊!
愿世间不再有恶,还孩子们美好的童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