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天残疾的孩子,理应在社会中得到相比健康的孩子更多的关爱,可是,这些可怜的孩子遭受的是什么?是人性最阴暗最恐怖最禽兽的一面,的确,人性有其根本的弱点,但是道德舆论法律之所以存在不正是要克服这些弱点吗?然后我们看到的又是什么?是校长老师用着长辈的权威,用着恐吓去残害去威胁这些孩子。而孩子受到的又是什么教育呢?是服从,是无条件的接受长辈的强权,有没有谁告诉孩子们,老师父母也同样会犯错,他们并不是终极的权威,也需要改正自身的错误,孩子同样可以指出长辈的不足,而且他们提出意见后是能够得到良性的反馈而不是报复性的暴力的。在校园暴力不断频发的现在,试问,家庭和学校难道不应该教育孩子的是辨别是非后的接受么?家长有没有做好和孩子的沟通,去倾听孩子的苦恼,去真正了解自己的孩子呢?

当侵童事件曝出后,在孩子勇敢的站出来说出真相后,我们又看到了什么呢?官员,普通群众他们在做些什么呢?他们宁愿凭借他们的经验得出的不靠谱结论,即德高望重者不会干出这种事,也不愿去冷静理性分析一下那些证据,他们宁愿相信孩子们在撒谎,也不愿正视人性的至恶。也许正如姜督察说的,他们从不在乎公平正义,他们只在乎生活依旧日子照常,不要受到那些别人的打扰。可是,这难道不是关乎每个人的切身大事吗?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这个社会的点点滴滴都会影响我们的生活和家庭,难道这把火没有烧到我们头上就可以保证永远不会烧到吗?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原来我一直以为达难做到那么穷应该可以做到吧,看完此书我深深的质疑了。原来在这个迷雾中的社会,独善其身已经算是高尚情操了,不说谎不害人已经是很高的道德标准了,也难怪赫胥黎说的,,。恶人当道的社会,做个好人太累太难成本太高,徐幼真姜仁浩试图去做一些有尊严有责任的人该做的事情,可是他们得到的是什么?是工作丢失,家庭失谐,舆论攻击和道德绑架,他们做的是就那些待在毒气室却浑然不知的人,得到的却是寒心的回击,让人不禁自问,我难道做错了么?最后,虽然姜迫于家庭压力离开了维权的战场,但是不能就此否定他之前所付出的一切,毕竟在这条改造社会的漫长之路上,谁都有他的难言之隐和现实压力,人终归是自私的,谁也不能因为改变所有人的生活环境而牺牲他人的生命或生活。但是只要他愿意走上这条路,哪怕只有短短的一段,那也是无尚的伟大。每个人倘若都能走上那么一步,浓雾也许会散的更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