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如此战斗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因此我们每个人都有义务去用行动捍卫一些什么。。。
法治永远是为政治服务的,在权利与金钱面前,法律算什么,尊严算什么,底线算什么。。。。。
我们一直所追求的法治社会只不过是一种最最理想的状态,在这样的社会里人们按照法律所设定的秩序,按部就班的完成自己的义务,实现自己的权利,然而现实中有太多太多的因素干扰者法治的构建,不是所有的秩序都可以靠法律维护,不是所有的正义都可以依靠法律去伸张,在冰冷的现实面前,我们有太多的无能为力。
中国的中庸之道是可以解决很多问题,我想和解就是一种中庸的解决方式,看似是一种最有效率,可以各取所需的解决方式。通过和解,教师可以重新获得更好的职位,孩子们可以有更好的发展前途,不和解继续走诉讼之路看似是一种最费力而不讨好的方式,老师不仅丢掉了饭碗,孩子们也变得失去了最后的归宿虽然这个归宿是黑暗的,但至少是一种生存的庇护所,即使坚持诉讼,面对的问就是人们早已知道的约定俗称的“潜规则”判决(正如电影中掌握了如此有利的证据,依然无法使得校长得到惩罚)。对于个体而言我们会认为伤害已经造成了,即使恶人受到了惩罚,我们也只能是解一时心头之恨,也并无经济上的好处,维持我们继续的生活,并且还有可能承担败诉的后果,就是这种一味的妥协才使得恶人不断作恶,无视法律与个体尊严与人权。

我们致力于向西方学习建立法治社会,但是在诉讼中纠纷中,我们知道只有掌握了证据才能掌握主动权,但是现实往往是没有钱没有一个好的律师团队,处于弱势的个体是无法获取对自己的有利的证据,也便面对败诉的风险。如此看来钱和权才是权利获取的基础,这也是为何人们明明可以遵从自己的良心生存,却要不择手段的想要获取更多的权力与金钱的原因。

电影中我们看到媒体的力量,看到了舆论的作用。一件事情无法用法律解决时,人们往往希望通过媒体,扩大事件影响力,获得舆论的支持, 但我们同时也应该看到,媒体可以聚集更多的旁观者,给当局者施压,但终究解决不了事情的根本,每天有那么多事情发生,再再残忍的事情发生了,人们同情一下,茶余饭后谈论一下,终究不是自己的事情,与自己的利益无关,又有谁会真正去记挂另一个小团体的安危呢。事情过去一年后,孩子们有了新家,有了新的开始,我想这也是最重要的,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不管是否做到惩恶扬善,能给孩子们一个更好的庇护,对于这些受害的孩子们才是最好的帮助。因此,如果我们想要帮助别人,就首先让自己变得强大, 身处基层的是没有能力与话语权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